大麻素(CBD):不可不知的重要化合物

CBD is all the rage these days. Everyone seems to be talking about it, but what is CBD and what does it do?


什么是大麻素(Cannabinoid)?

也許您已經聽說過CBD叫做大麻素/大麻类物质(Cannabinoid)。術語大麻素是指通過激活其受體來觸發內源性大麻素系統(endocannabinoid system,之後文章中會簡稱ECS)的化合物。

您的體內會自然產生大麻素,但是大麻素也可以通過其他來源獲得。 在您的身體內自然產生的大麻素,被稱為內源性大麻素(endocannabinoids)。來自植物的大麻素被稱為植物性大麻素(phytocannabinoids)。 CBD(大麻二酚)是存在於植物中的大麻素類物質的其中一種,而大麻素的種類還有許許多多,甚至包括人工合成的大麻素(synthetic cannabinoids)。

 

大麻素如何發揮作用?

任何可以觸發內源性大麻素系統(ECS)運作的化合物都可以被稱之為大麻素。那麼內源性大麻素系統究竟是什麼呢? ECS在調節體內許多功能時發揮著重要作用,包括炎症系統(inflammatory system),免疫功能,睡眠,食慾,消化,痛感受體,激素,生殖功能和記憶。您的身體會根據自身特別的需求而製造內源性大麻素來維持身體的健康運作。這些內源性大麻素主要通過激活大麻素受體 (cannabinoid receptors)- 大麻素受體1(cannabinoid receptor 1,以下簡稱CB1)和大麻素受體2(cannabinoid receptor 2,以下簡稱CB2)進行運作。

CB1受體主要存在於大腦和整個中樞神經系統中。它們主要負責愉悅感和回報感相關的神經傳遞。

CB2受體主要存在於免疫系統中。它們存在於整個身體內含有的白細胞表面,包括肌肉,皮膚和重要器官。 CB2受體也與炎症系統的調節有關。 CB2受體並不像CB1受體那樣廣泛分佈於全身。

情景示範

您有沒有感受到著名的“跑步者的高峰體驗”(runner’s high)?這種體驗要感謝我們身體中的內源性大麻素系統。經過一段時間的劇烈運動後,我們的身體會開始產生一種名為花生四烯乙醇胺(anandamide)的內源性大麻素。 花生四烯乙醇胺產生後將會激活CB1和CB2受體。當anandamide激活CB1受體時,它會產生類似於欣快的愉悅感覺,而激活CB2受體則可以緩解肌肉和關節的不適。

THC和CBD

Delta-9四氫大麻酚(Δ9 Tetrahydrocannabinol,以下文章中簡稱THC)是科學家們在大麻中所發現的“八十多種生物活性化合物(biologically active chemical compounds)”之一。 THC是一種對神經起顯著作用(psychoactive)的大麻素,可引起精神活性或“高峰體驗”。THC也可激活CB1和CB2受體功能運作。
大麻二酚(Cannabidiol,以下文章中簡稱CBD)是在大麻中發現的另一種化合物。 CBD與THC對神經的作用不同。 CBD直接與CB1和CB2受體相互作用,但相互作用效果十分微弱,幾乎沒有顯著影響。 但是CBD確實仍會影響您的內源性大麻素系統,但它實際上是在間接地通過與大多數大麻素不同的機制造成的影響,而不是直接性的。
CBD作用於稱為脂肪酸酰胺水解酶( fatty acid amide hydrolase,以下文章中簡稱FAAH)的酶。 FAAH打破了前面提到的anandamide。 CBD減緩了FAAH的活動,導致體內花生四烯乙醇胺水平升高。 花生四烯乙醇胺是一種產生於我們體內的內源性大麻素,它可以影響CB1和CB2受體,從而增加欣快感(CB1)和在組織炎症(CB2)上的舒緩感。

CBD是否安全有效?

CBD似乎已經充斥了整個市場,並且從睫毛膏到小狗零食,似乎在每種可以想像的產品中都能找到CBD的身影。然而,儘管我們可以很輕易地獲取含有CBD的產品,您仍然應該根據以下提供的幾個原因而保持謹慎。
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曾作出過這樣的聲明,“[S]公司正在以違反聯邦食品,藥品和化妝品法案(FD&C法案)的方式銷售含有大麻和大麻衍生化合物的產品,這一行為可能會使消費者的健康和安全處於危險之中。”
目前關於CBD的醫學和科學研究相對較少。這在很大程度上歸因於法律和研究的局限性。一些研究顯示了CBA的良好效益,但這項研究才剛剛開始,還未成熟。所以,現在就對CBD的健康效益所得出的任何明確結論還為時尚早。

CBD是否合法化?

確定某種物質是否合法取決於很多不同的規定和條例。我們會從一些背景資料開始解釋這一情況。
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以下簡稱FDA)負責審查和批准申請,以確保新的藥物符合“食品,藥品和化妝品法案”(Food, Drug, and Cosmetic Act,以下簡稱FD&C Act)的標準。
緝毒局(Drug Enforcement Administration,以下簡稱DEA)負責執行“受控物質法”。他們還負責規範“處理所有受控物質,研究人員用於研究的物質也包括在內”。
引用原文為:“the handling of all controlled substances, including those being used by researchers to conduct studies.” 
根據並作為現行聯邦法律對五個附表中的進行的監管程序之一,“受控物質法”(The Controlled Substances Act ,以下簡稱CSA)將所有物質列為監管目標。 。 。。這種安置是基於該物質的醫療用途,濫用可能性以及安全或依賴責任而決定的。“
引用原文為:“The Controlled Substances Act (CSA) places all substances . . . regulated under existing federal law into one of five schedules. This placement is based upon the substance’s medical use, potential for abuse, and safety or dependence liability.”
“[大麻]被列入CSA附表I,因為它具有很高的藥物濫用可能性,這在很大程度上歸因於THC在神經上的影響(psychoactive)作用,以及目前在美國內,該植物沒有在醫療程序中使用過。 “(請閱讀下文中的“例外”exceptions)
引用原文為:“[Marijuana] is listed in Schedule I of the CSA due to its high potential for abuse, which is attributable in large part to the psychoactive effects of THC, and the absence of a currently accepted medical use of the plant in the United States.”
然而,2018年的“農業改良法”規定,一些品種的大麻已經不再受“受管制物質法”的約束,將此類大麻定義為“....Delta-9四氫大麻酚[THC]濃度不超過0.3%的大麻品種(Cannabis,拉丁語名稱)。“這意味著大麻可以在法律允許的前提下進行工業生產,並可以在銷售大麻的州內進行種植。這有助於所謂的CBD出現在各種產品中,其中也包括所謂的CBD油。任何含有超過0.3%THC的植物將被認為是大麻,因此也屬於CSA規定的附表I控制物質的範圍內,受DEA約束。即使某些含有低於0.3%的THC物質也會被認為是大麻(根據2018年法案),但其仍然受所有其他相關聯邦法律的約束。
根據FD&C法案,2018年的法案沒有取消FDA“FD&C法案.....及公共衛生服務法( Public Health Service Act,以下簡稱PHS法案)管理含有大麻或大麻衍生化合物的產品的權力”。“這意味著任何含有大麻或大麻化合物的產品,如CBD,仍然遵守與任何其他藥物或膳食補充劑種類產品相同的法律規定。這其中就包括CBD油。任何含有CBD的產品,無論其THC含量高低,目前都不能作為膳食補充劑出售。這是因為根據FD&C法案,FDA既未批准THC也未批准CBD。
引用原文為:“authority to regulate products containing cannabis or cannabis-derived compounds under the FD&C Act and . . . the Public Health Service Act (PHS Act).

例外

附表I物質(Schedule I Substances)的藥物批准程序

對附表I物質的藥物批准程序進行臨床研究至少需要通過以下步驟:
  1. 向DEA提交註冊申請
  2. FDA對申請和研究程序的初步審查
  3. 與FDA合作向藥物評估和研究中心(Center for Drug Evaluation and Research, 以下簡稱CDER)提交申請
  4. 從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以下簡稱NIH)獲得受控物質(本例中為大麻cannabis)
  5. 進行臨床試驗
  6. FDA繼續審查研究程序和安全措施
  7. 編制科學數據並提交給FDA批准受控物質
據說一些銷售CBD相關產品的公司繞過了以上的批准程序過程。因為FDA沒有對此類產品設置標準,所以導致他們的產品也無法符合FDA標準。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審查標準為“確定擬議的藥品出現在市場上後,是否對其預期適應症安全有效。”如果沒有FDA的監督,“藥物的純度和效力可能會有很大差異。”
引用原文為:“applications to market drugs to determine whether proposed drug products are safe and effective for their intended indications.”
引用原文為:“the purity and potency of the drug may vary considerably.” 

純度

根據doTERRA分析化學家進行的氣相色譜和質譜(GC / MS)分析,發現THC(Delta-9四氫大麻酚,以下簡稱THC)在許多品牌的大麻油中含有很高的濃度。大麻和CBD油中的THC不僅僅是以微量來衡量的。 如果沒有FDA監管局對CBD的監督,我們將很難確定產品可能含有的CBD的數量和純度。無論一個產品如何聲稱自己的CBD含量幾何,這一產品可能要么根本不包含CBD,要么則因為其他產品的純度或配方沒有一致性,導致含量各有不同。 “在過去幾年中,FDA已經向那些銷售未經批准,據稱含有大麻二酚(CBD)的新藥的公司發出了幾封警告。作為所採取行動的一部分,FDA監管局已經測試了一些產品中大麻素化合物的化學成分,並且發現許多產品與他們聲稱含有的CBD水平不符。“ “CBD油”並不是一種精油,而是CBD與載體油/基底油結合的一種複方油。這是因為CBD本身只是一種分離物(isolate)而非獨立的萃取精油。,進行稀釋CBD所使用的載體油用量各有不同,由此取决來CBD油的质量。 一位doTERRA化學家表示,“[O]你自己的內部調查,通過分析測試和評估,發現市場上的各種CBD油確實含有顯著水平的THC,因此極有可能引發精神活性反應和/或陽性藥物測試。我們的評估還表明,通常購買的CBD油品牌產品在其聲稱的CBD內容方面可能和其原本含量差別很大。“

為什麼doTERRA不生產CBD油?

由於合法性問題,以及有限的研究和其他問題,doTERRA目前不生產任何CBD產品或精油。我們致力於達到CPTG Certified Pure Tested Grade®​​​​​​​專業純正檢測認證精油的標準。目前的市場上還沒有出現符合我們CPTG®標準的CBD油。

是否有CBD的其他替代品?

虽然CBD以目前的狀況看來,可能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但还有除了CBD以外,其他可以提高内源性大麻素系统的健康状况的方法。 β-石竹烯(Beta-caryophyllene,以下簡稱BCP)是在数百种不同植物物种中发现的倍半萜烯(sesquiterpene )。它也被称为大麻素(cannabinoid),因为它直接与身体內的CB2受体相互作用,舒缓组织并有助于控制健康的炎症反应。请记住,作用于大麻素受体之一或两者的任何化合物(分子组)都是大麻素。 BCP不影响CB1受体,并且没有精神活性(psychoactive)作用的风险。

古巴香脂精油中的β-石竹烯(BCP)

BCP是古巴香脂精油中的主要化学成分,其来自蒸馏古巴香脂树脂所萃取出的精油。 GC / MS分析证实,doTERRA古巴香脂精油精油的BCP含量约为55%,是所有已知油中BCP含量最高的。

研究

有大量证据支持口服补充β-石竹烯(BCP)的理療效益。儘管我們需要更进一步的人体临床试验,但目前的研究已经非常有希望 - 只需1-2滴古巴香脂精油就能在人体中产生明显的效果。

纯度

所有doTERRA精油,包括古巴香脂精油,都是CPTG®專業純正檢測認證精油。这意味着符合這一標準的精油是纯净的:没有降低其功效的添加物,人工合成成分或有害污染物。每批精油都经过严格的内部和第三方测试,以确认全部的精油都符合我们的质量标准。每瓶精油都有一个独特的质量檢測ID,您可以使用Source to You的網站輸入ID来查看经过验证的第三方实验室的GC / MS测试结果。

效力

因为doTERRA古巴香脂精油含有大约55%的BCP含量,所以产生显着结果所需的油量非常小 - 只需要几滴即可。 doTERRA古巴香脂精油实际上是来自四种古巴香脂品種(copaifera)树的油的結合體。四種品種的拉丁文名字為:Copaifera reticulata,Copaifera officinalis,Copaifera coriacea和Copaifera langsdorffii。这种多种copaifera物种的混合精油有助于提供更強大,有效的精油。

價格

因为古巴香脂精油是如此纯净和有效 - 只需要一两滴即可獲得足夠开始影响人体的BCP含量 - 它的价格作为一种潜在的天然保健方案是可以承受的。特別是考虑到市场上大多数CBD产品和油的成本 - 尤其是产品和油类未能证实您在其产品中接收的CBD的实际数量和纯度,顯得古巴香脂精油更加物美價廉。

新的選擇

我们知道BCP可以直接激活CB2受体。这意味着您可以对BCP与内源性大麻素系统进行交互的能量充满保证和信心。此外,通過准确了解BCP如何触发内源性大麻素系统(通过直接激活CB2受体),我们能够收集到更多关于剂量和效果的可靠信息,而不再需要通過此时仍被廣泛使用的CBD了。

Notes


1Battista N, Di TM, Bari M, Maccarrone M. The endocannabinoid system: an overview. Front.Behav.Neurosci. 2012; 6:9.
Piomelli D. The endocannabinoid system: A drug discovery perspective. Curr Opin Investig Drugs. 2005 Jul; 6(7):672-9.
2Howlett AC, Breivogel CS, Childers SR, Deadwyler SA, Hampson RE, Parrino LJ. Cannabinoid physiology and pharmacology: 30 years of progress. Neuropharmacology. 2004; 47 Suppl 1:345-58.
3Bouaboula M, Rinaldi M, Carayon P, Carillon C, Delpech B, Shire D, Le Fur G, Casellas P. Cannabinoid-receptor expression in human leukocytes. Eur J Biochem. 1993 May 15; 214(1):173-80.
4Petrocellis PL, Di Marzo V. An introduction to the endocannabinoid system: From the early to the latest concepts. Best Pract.Res.Clin.Endocrinol.Metab. 2009 Feb; 23(1):1-15.
5U.S. FOOD & DRUG ADMINISTRATION (FDA), FDA Regulation of Cannabis and Cannabis-Derived Products: Questions and Answers, What Are Cannabis and Marijuana? 2 April 2019 https://www.fda.gov/NewsEvents/PublicHealthFocus/ucm421168.htm.
6Pertwee RG. The diverse CB1 and CB2 receptor pharmacology of three plant cannabinoids: delta 9-tetrahydrocannabinol, cannabidiol and delta 9-tetrahydrocannabivarin. Br J Pharmacol. 2008 Jan; 153(2): 199–215.
7Leweke FM, Piomelli C, Pahlisch F, et al. Cannabidiol enhances anandamide signaling and alleviates psychotic symptoms of schizophrenia. Translational Psychiatry (2012) 2, e94; doi:10.1038/tp.2012.15.
8FDA, supra note 5.
9Drug Enforcement Administration (DEA), DEA Eases Requirements for FDA-Approved Clinical Trials on Cannabidiol, 23 December 2015 https://www.dea.gov/press-releases/2015/12/23/dea-eases-requirements-fda-approved-clinical-trials-cannabidiol.
10DEA, The Controlled Substances Act https://www.dea.gov/taxonomy/term/701 (29 April 2019).
11FDA, supra note 5, What Are Cannabis and Marijuana? Food, Drug, & Cosmetic Act (FD&C Act), 21 U.S.C. § 802 (16) https://www.law.cornell.edu/uscode/text/21/802. 12FDA, supra note 5.
13Agriculture Improvement Act of 2018, Pub. L. 115-334, Sec. 297A. Definitions https://www.congress.gov/bill/115th-congress/house-bill/2.
14FDA, supra note 5, Is it legal for me to sell CBD products?
15Id. How does the 2018 Farm Bill define hemp? What does it mean for FDA-regulated products? FD&C Act, 21 U.S.C. § 802 https://www.law.cornell.edu/uscode/text/21. Public Health Service Act, 42 U.S.C § 6 (A) https://www.law.cornell.edu/uscode/text/42/chapter-6A.
16FD&C Act, 21 U.S.C. § 321 (ff)(3)(B) https://www.law.cornell.edu/uscode/text/21/321.
17FD&C Act, 21 U.S.C. § 355 https://www.law.cornell.edu/uscode/text/21/355. FD&C Act, 21 CFR § 312.2 https://www.law.cornell.edu/cfr/text/21/312.2.
18FDA, supra note 5. FDA,
19FDA and Marijuana, 19 June 2018 https://www.fda.gov/news-events/public-health-focus/fda-and-marijuana.
20Id.
21FDA, Warning Letters and Test Results for Cannabidiol-Related Products, 2 April 2019 https://www.fda.gov/news-events/public-health-focus/warning-letters-and-test-results-cannabidiol-related-products.
22Cody Beaumont, doTERRA, A Chemist's Perspective: Cannabinoids, Cannabis, and Caryophyllene https://www.doterra.com/US/en/blog/science-research-news-a-chemists-perspective (29 April 2019).
23Gertsch J, Leonti M, Raduner S et al. Beta-caryophyllene is a dietary cannabinoid.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2008 Jul 1;105(26):9099-104. doi: 10.1073/pnas.0803601105. Epub 2008 Jun 23.
24A. Chicca et al., “Functionalization of β-caryophyllene generates novel polypharmacology in the endocannabinoid system,” ACS Chem. Biol., vol. 9, no. 7, pp. 1499–1507, Jul. 2014.